花言直播软件

Admin/ 9月 21, 2021/ 未分类

韩雅叹了口气:“昨天和老爷子聊天的时候,知道了的事情。丫头,嫁给我们迟曜,嫁到慕家来,真是受苦了。”

言安希一怔,没有想到,婆婆来这里,竟然是说这些的。

她有些慌了,不知道要怎么应对。

因为她和慕迟曜就快要离婚了,婆婆要是在这劝她好好过日子,那她……怎么回答?

至少她要瞒着婆婆,这几天老爷子大寿,大家都该高高兴兴的才是,别因为离婚而影响。

可是如果她不说,又是在欺骗婆婆……

言安希不擅长撒谎啊。

她谨慎的开了口:“婆婆……”

“什么都不用说了,我理解。”韩雅打断了她的话,“关于秦苏的事情,我太明白的心情了。秦苏和,就像我和谢莉一样。”

言安希一怔。

“我这个儿子啊……哎,别看他风光无限,高高在上,手握大权,其实他也是一根筋,有些大男子主义。”

“婆婆,那个,慕迟曜不是有些大男子主义,他是……霸道,又不可理喻……”

海水女郎的记忆

韩雅听她这么吐槽,却又是笑了:“是,他是这样的。但是,他是对于喜欢的,才会这样。”

“是吗?”

“从小就是这样。他喜欢的,他会一直都占为己有,哪怕是慕瑶,他都不肯给。但是不喜欢的,他连看都不会看一眼。”

言安希想了想,慕迟曜好像的确是这样的。

韩雅又说道:“我知道,丫头,和迟曜之间,经历了太多,也受了很多的伤害。但是能,给他一个机会吗?”

“妈……您,您这是……”

“我就是希望们好好的。那个孩子……只能说跟我们慕家,有缘无分吧,也是可惜了。但是只要感情还在,再怀一个,完是可以的。”

韩雅紧紧的握着言安希的手:“迟曜还是很会疼人的,这一点我非常了解他的。安希啊,人是要往前看的,过去的事情,就暂且放下吧。”

“妈。”言安希说,“您劝我放下,那当初,您却和慕文城,义无反顾的离了婚?”

“慕文城自始至终都认为,谢莉比我好,甚至背着我,连孩子都没有了。而且为了谢莉,自愿离开慕家。可是,迟曜不一样。”

“他不一样?”

“是,他现在心意为了,我还没有见过他对谁这么关心过。”

言安希摇了摇头:“妈,可能……您没有看见过,他是怎样对秦苏的。”

“安希,秦苏已经死了。”韩雅看着她,“死了,明白吗?”

听到这句话,她浑身微颤。

“死人怎么跟活人比呢?而且,就算秦苏活着,那也不能说明什么了。才是迟曜心里的人,秦苏不是。”

“曾经秦苏才是……”

韩雅摇了摇头:“秦苏曾经也没有住进过慕迟曜的心里,她只存在过迟曜的身边,连正式名分都没有过。”

韩雅说的话,句句在理,而且声音温柔。

言安希也不知道要怎么回答,低着头,不安的绞着手指头。

她回答不了,她还是想……离婚。

客厅外忽然传来沉稳的脚步声,每一步都像是走在言安希的心尖上。

是慕迟曜回来了,她熟悉他的脚步声。

慕迟曜走进客厅,看到韩雅,神情有些意外:“妈,什么时候过来的?怎么不跟我说一声?”

“我过来跟我儿媳妇说说话,不在正好,免得打扰我们两个。”

韩雅就这么开玩笑一样,把话题给岔开了。

慕迟曜也没有再多问,只是看了言安希一眼。

言安希和他的视线对上,又很快低下头去。

“原来是特意挑我不在的时候,那我是不是该再晚一点回来?”

“不用了,我们俩也说得差不多了。”韩雅站了起来,“今天下午还得陪老爷子去体检,先走了。”

言安希赶紧也跟着站了起来:“妈,我送您离开。”

“好。”韩雅点点头,“丫头,记得我说过的话,好好想一想。”

“我明白了,妈。”

慕迟曜的目光又从言安希的脸上扫过,看着她不自然的神色,他似乎明白了些什么。

送走韩雅,言安希转身往客厅走去的时候,却被慕迟曜一把拉进了怀里。

她撞进他温暖而结实的怀里:“妈跟说了什么?”

“也没有什么……就是希望,我跟好好的在一起,不要被过去的事情,影响了夫妻间的和睦。”

慕迟曜环住她的腰,手慢慢的收紧:“那怎么想的?”

言安希抬头看着他:“我总不能跟婆婆说实话,说我们就要离婚了吧?我也只能……附和着她。”

慕迟曜只觉得,心里升起的淡淡希望,忽然又一瞬间破灭了。

他没有再说什么,看了她一眼。

言安希却被他这一眼,看得心里毛毛的。

所有人都在告诉她,都在劝她,慕迟曜是真的爱她,真的对她好,她不要再任性了。

可她在被伤得最深的时候,在她最爱慕迟曜的时候,没有人告诉她,别轻易爱上这个男人。

厉家。tqr1

夏初初看着品牌店里送过来的礼服,一件一件的挑着。

厉衍瑾坐在沙发上,双手抱臂,看着她挑。

明天就是慕老爷子大寿的日子了,夏初初会和厉衍瑾一起出席。

但是厉妍不去了。

因为……前天一早,厉妍就飞去普吉岛度假了,说是慕城太冷,身子受不住。

这下子……厉衍瑾对夏初初,更加明目张胆的搂搂抱抱了。

“这件怎么样?”夏初初拿下一件白色的礼服裙,“我喜欢白色,剪裁也挺好,显得我特别干净。”

厉衍瑾看了一眼:“不行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这么大的深v,确定能遮得住什么?”

的确……这件礼服是v领的,开得还挺大。

夏初初悻悻的把白色礼服挂了回去,又挑了一件相对保守一点的及地长裙:“那这件呢?”

“不行,露后背了。”

夏初初又只好再选了一条裙子:“这件呢?”

“不行,太紧身。”

“这件?”

“不行,太短。”

夏初初选来选去,她喜欢的,厉衍瑾都只有两个字——不!行!

Share this Pos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