男人的软件花椒

Admin/ 9月 19, 2021/ 未分类

年华别墅的其他佣人,也都可以陆续休息,只剩下值夜班的了。

慕迟曜用脚尖踢开主卧室的门,抱着言安希走了进去。

他轻轻的把她放在床上:“好好躺着,我去给放洗澡水。”

“好的,难得享受慕大总裁的伺候。”

慕迟曜抬手轻轻的刮了她的鼻梁一下:“嘴倒是越来越贫了啊,言安希。”

言安希笑着在他脸颊上亲了一口。

这一亲,慕迟曜什么话都没有了,一颗心都化成绕指柔了。

言安希在床上不停的翻滚,刚刚在车上困得要命,这个时候,她倒反而没有那么想睡觉了。

她可没忘记,自己今天晚上,还要做一件什么事。

等她洗完澡,再和慕迟曜好好的说说,她就不信挖不出来什么消息。

慕迟曜放好水出来,衬衫袖子微微挽起,手背上还挂着水珠,这个样子,当真是迷人得很。

言安希坐起来,正要下床穿鞋的时候,他又把她给抱了起来。

馨予的清新外拍

像抱小孩子那样。

言安希惊叫一声,连忙用双腿紧紧的缠着他的腰,防止自己掉下去。

“干嘛呀……”

“洗澡。”

“我自己去。”

慕迟曜却说:“我们一起洗。”

言安希:“……”

敢情,到头来还是一起洗,这叫什么,鸳鸯浴?

言安希撇撇嘴。

这样抱人的姿势……也真的是太羞了吧!这个慕迟曜,都没和她商量一声。

言安希只能一直都紧紧的依附着他,生怕自己不一小心就掉下去了。

虽然她这个顾虑……是多余的。

因为慕迟曜的手牢牢的拖着她,根本不会让她掉下去。

浴室里有着淡淡的芬芳香气,浴缸里的水温也是恰到好处。

慕迟曜抬手就开始替言安希脱衣服。

“哎哎哎……哎!干嘛呢,我自己来……”

“都要一起洗澡了,还在乎这些?”

言安希紧紧的捂住自己身前,埋怨的看了他一眼:“我以前怎么就没发现,脱衣服这动作……倒是挺利索的。”

“今天发现了?”

“手拿开。”

慕迟曜的手还放在她身上一动不动:“为什么?”

“我自己来。”

慕迟曜低头在她耳边说道:“帮我脱,我帮脱,这样……不是更有情趣吗?”

言安希摇摇头:“没有,并没有。”

慕迟曜叹了口气,但还是动作利索的,把她身上的礼服,一下子就给脱了下来。

泡在温热的水里,言安希趴在慕迟曜的怀里,头发稍微有些被水打湿,黏在脸颊上。

但是却平添了几分性感。

“慕迟曜……说,都这么晚了,怎么一点都不困?”

“娇妻在怀,我怎么还会困?”

“啊……怎么越来越不正经。”

明明她最初见到慕迟曜,他不是这样的啊。

一本正经,禁欲脸,面无表情,看谁一眼谁都得抖三抖。

怎么现在……

果然是,距离产生美啊。

“难道是喜欢正经的我?”

言安希想了想:“也别太正经了吧……”

“是,慕太太,我们现在洗澡吧,我给挤沐浴露,乖乖躺好,别动。”

“别闹啊。”言安希说,“我就泡一会儿,对了,问件事。”

“嗯?要问我什么事?”

这倒是稀奇了,言安希有什么事要问他,而且还特意铺垫了一句。

“就是……关于厉衍瑾啊。”

“问他做什么?难道不是问夏初初?”

“初初的事情,我知道的肯定比多啊。”言安希想也没想就回答,“但是厉衍瑾的事情,知道的比我多。”

“噢&……原来是想来我这里套话来了。”

言安希一愣。

什么啊,她才开口,刚刚开始,慕迟曜就把她给……戳破了?

“……慕迟曜!”她有些恼羞成怒,“能不能不要一开始就把我给戳穿啊!爱呢!”

“爱当然还在了。”

言安希开始耍赖:“反正我就问了。”

“好,问。”慕迟曜毫无招架力,“要问什么?”

“厉衍瑾和天天在一家公司里,低头不见抬头见的,们俩个的私人关系又这么好。所以,关于他和夏初初之间的事情,他就没和说两句什么?”

慕迟曜回答得特别的干脆利落:“……没有。”

言安希:“……”

她不信,继续问道:“真的没有?”

“没有。”慕迟曜说,“他请假了,假期结束后,就一直工作,很忙,私下也没见过他。”

“我不信。”

“事实就是这样,我没必要骗。”

“那现在看,夏初初和顾炎彬在一起,发展越来越好,厉衍瑾心里是个什么滋味?”

慕迟曜微微皱眉。

这他倒还……真不好说。

言安希见他皱眉,觉得有戏,连忙追问:“就说说,他到底是故意装出来的高冷,不在意啊,还是真不在意?”

慕迟曜没有回答,而是反问道:“觉得呢?”

“我觉得他肯定是在意的。但是……”

言安希纠结的咬着下唇,仔细的想了想:“但是吧,我看着厉衍瑾那个样子,很平静啊……一点多余的情绪都没有。”

慕迟曜忽然低低的笑了起来,胸膛微震,让言安希不解的抬头看着他。

“笑什么啊……”

“我这么跟说吧,安希。不说夏初初和厉衍瑾之间,我就说我和。”

言安希更不解了:“什么啊,我和?我和,厉衍瑾和夏初初,有什么好放在一起比较的吗?”

“当然有。”慕迟曜说,“想想,以前的时候,和袁澈在一起,走得比较近,我是什么样的反应?”

言安希想了想,摇摇头:“最开始的时候,反应挺大的,对墨千枫也是。那叫一个控制欲啊,那叫一个霸道啊,离婚的时候,还在协议上写了,不准我和他来往……”

慕迟曜的表情,有些意味深长。

“想得太前面了,我是说后来,我们决定离婚之后。”

“那不早说清楚……”言安希说道,“后来啊,后来就没什么反应了啊,我和谁来往就来往,反正在年华别墅,也管不着我。”

月底啦,亲们有月票的,可以投给本文~么么大,不然亲们一票一票投出来的,辛辛苦苦爬上来的月票排名就要被挤下去了~

Share this Post